原创看书客01-11 08:00

 酷暑时分,骄阳悬空。
天空还蒙蒙微亮,不少苏家外门弟子早已起床,朝着演武场奔去,开始一日复一日的艰苦修行。
但唯独有一间木屋,房门未开,炊烟未升,显得有几分安静。
苏阳看着卧床不起的父亲,感觉胸口充斥着滔天怒火,双手紧握,就连指甲划破了掌心,也毫不知觉。
“阳儿。”
父亲苏青山睁开了双眼,年近四十的他,头发却已发白,全身都弥漫着虚弱之气,对着苏阳说道:“经过这几天的休息,我感觉好了许多,你今天帮我把草药磨了,至于那擂台战,你就不要去了,免得多生事端。”
苏阳摇了摇头:“父亲,孩儿去意已决,绝不会更改!”
深深吸了口气,苏阳说道:“您曾教导过我,男儿生于天地,须能屈能伸,百折不挠,但这件事,我决不能忍,纵使冒着生命危险,我也要讨回一个公道!”
言语间,苏阳的双眼通红,全身都散发出狰狞气息,宛若一头发怒的野兽。
两父子是分家之人,三年前,分家崩散,苏青山就带着苏阳投靠苏氏宗族,由于两人地位低下,便分为外门弟子,虽说并无例钱,但总算是有瓦遮头,不用路餐风雨。
苏阳好武,一入苏氏宗族,终日醉心于修炼,苏青山乃是慈父,他见苏阳如此刻苦,便每日前往后山采集药材,以此辅助苏阳修炼。
三年来,一日不断,哪怕是刮风下雨,暴雨倾城。
半个月前,苏青山在后山采到了一株淬体草。
淬体草,是一品灵材,能够打熬骨骼,对炼体境的武者有极大的帮助,倘若变卖,起码能换五百两银子,足够两父子好吃好喝几年。
但苏青山并没有这样做,而是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,准备给苏青山熬制草汤,让他能够顺利突破,看到那张洋溢着兴奋的笑脸。
毕竟,他是一位父亲,孩子的笑容,就是他最大的欣慰。
可就在回家的路上,苏青山遇到了刚从后山历练回来的苏临川和苏玉凝。
苏玉凝是苏家美女,体态妖娆,而那苏临川正在追求苏玉凝,他看到苏青山手上握着一株淬体草,二话不说,直接抢了过去,说是要给苏玉凝疗伤,并且丢下几两银子,转身离去。
苏临川是何人?
他哥哥苏临峰,天赋惊人,修为已达到炼魄之境,在苏家外门之中,都能够排进前二十,是成名已久的青年俊杰。
而苏临川的天赋也不弱,如今已是炼力境后期,在外门实力算是中游,加上有这么一个哥哥作为靠山,他专行蛮横之事,十分霸道。
如果是别人遇到这样的事,也只能摇了摇头,怪自己的运气不好,毕竟苏临川凶名在外,如果惹恼了他,说不定还会大打出手。
但苏青山并未服软。
这淬体草是他费劲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采集到手的,若是苏阳服下,就能够淬炼体魄,不用每日每夜的苦修。
为了夺回淬体草,苏青山立刻跟苏临川理论,并且哀求苏临川还回淬体草,岂料,那苏临川看都不看一眼,还出手打断了苏青山的一条手臂。
当看到父亲倒在地上的那一瞬,苏阳感觉自己这么多年来都枉为人子,立刻去宗族讨回公道,可宗族非但不理会,还帮着苏临川说话。
一番争辩之后,苏阳提出要跟苏临川擂台决斗,一泯恩仇。
如果苏阳输了,他愿意卖身十年,给苏临川做牛做马,从此甘愿做他的一条狗。
但如果苏临川输了,他就必须归还淬体草,并且将宗族赐予的天心花,也一并交给苏阳,当做是给苏青山的赔罪礼。
这天心花是二品灵材,服下之后,可以快速恢复体内的伤势,对苏青山的断骨之伤,也有很好的恢复作用。
为了父亲能够早日康复,苏阳顾不得这么多了。
正如他所说的,男儿生于天地,有些事能忍,但有些事,纵使是冒着生命危险,也绝不能忍,如果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人打断了手骨,还忍气吞声,这还算什么男子汉!
感受到苏阳的怒气,苏青山叹息道:“阳儿,是我拖累了你,父亲没用,不能给你好的修炼条件,而现在,还要让你如此冒险,我心中实在难安。”
“自从母亲死后,父亲就将我养大,吃了多少苦,忍了多少怨,我心里很明白,从今日开始,你身上的担子,我来帮你扛,你身上的苦闷,我来帮你承受,你是父,我为子,你若安好,便是我此生最大的欣慰。”
苏阳拍了拍胸膛,终于是说出了压抑在心胸多年的话语。
苏青山微微一愣,疑惑道:“阳儿,自从你上个月在后山昏迷之后,我总感觉你变了,变得自信了很多,说话浑厚有力,充满了斗志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“我已经是十六之龄,自然也就懂事了,父亲,你也不用太纠结。”苏阳打了个马虎眼,语锋一转,道: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先去演武场了。”
说完,苏阳大步走出了房门,挺胸而去。
同一时间,演武场内。
苏阳和苏临川决斗一事,早已经是传得沸沸扬扬,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,只见在演武场内,黑压压的一群人,全都是来看戏的。
这些弟子大多数是宗族弟子,平日修炼枯燥,今日听到擂台战的消息,也是纷纷赶了过来,准备当做是闲暇无聊的乐子。
而在人群中央,站立着一名红衣少女,芳龄十六,虽说还是少女之龄,但她的身体发育的很好,体态妖娆,眼眉带魅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“凝姐姐,这事你怎么看?”
一名绿衣女子,扯了扯苏玉凝的衣衫,叹息道:“那个苏阳是分家之人,而且修为只有炼力境中期,他如果真的上了擂台,肯定会被苏临川活活打死。”
武道一途,等级森严。
哪怕是差了一个境界,实力也会有巨大的差距,更何况,苏临川还有苏临峰每天指导着,实力肯定要远远胜过苏阳。
如果苏临川真的动了杀念,他要杀苏阳,苏阳根本没有还手之力。
“你也会说苏阳是分家之人,一个分家之人,地位还不如杂役,死了就死了,难道会有人在意吗?”
绿衣少女一愣,却是听到苏玉凝继续说道:“我历练归来,受了点轻伤,那苏青山就应该主动把淬体草给我疗伤,还遮遮掩掩,无视于我,这是他们自作孽。”
说完,苏玉凝看都不看绿衣少女一眼,静静地凝视着擂台。
“苏阳和苏临川来了!”
一道声音传来,旋即人群纷纷朝大门外望去。
那苏临川今日身穿黑色长袍,身材魁梧的他,抬步行走之间,都散发出倨傲之气。
相比之下,苏阳就有点不起眼了,一眼扫过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苏临川的身上,根本就忽视了苏阳。
或许说,人群从一开始,就没有关注过苏阳。
但苏阳也并未搭理,目光直视前方,抬头挺胸,仿佛除了他之外,所有人,所有事物,都是过眼云烟。
两人同时登上了擂台。
苏临川凝目望去,本想看到苏阳跪地求饶的模样,但现在,苏阳却是抬头挺胸,目光中充满了自信,这让苏临川很失望,同时也很恼火。
“苏阳,一上擂台,生死就两不相干,但你放心,我不会打死你,我会断了你的四肢,让所有人都知道,这就是惹火我苏临川的下场!”
苏临川叫嚣了一句,用鼻子对着苏阳,擂台战还未开始,仿佛自己就已经取胜了那般。
“废人就是喜欢说废话。”
此时,苏阳睁开了眼睛,语气冷漠的说道:“要打快打,不要浪费我的时间。”
苏临川闻言,目光变得无比阴沉,苏阳这个家伙,居然谩骂自己是废物,还说自己浪费他的时间,好大的胆子。
“看我怎么废了你!”
话音落下,苏临川踏步而出,瞬间就冲到了苏阳的面前,长剑出鞘,带起一道刺耳的剑鸣之音。
“好快的一剑,苏临川的实力又增强了。”
“本来苏阳就没有胜算,还要惹怒苏临川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人群皆是出声附和,让苏临川脸上的得意之色更盛,他今天要一剑把苏阳击败,完全展现出他的潇洒之色,以此来讨好苏玉凝。
“这也算快?”
就在这时,一道冰冷的字音,从苏阳的口中吐了出来。
只见他手臂一甩,一道剑光,突然在人群的眼眸中掠过,稍纵即逝,快得不可思议。
噗嗤!
利刃撕裂衣袍的声音,缓缓传了出来。
让人群万万没想到的是,苏阳,他的身体纹丝不动,甚至还保持着出剑的动作,反倒是那苏临川向后退了几步,他的黑色衣袍上,多出了一道刺眼的裂痕,剑痕。
这一瞬间——
刚才那些还在起哄的苏家弟子,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,嘴巴张开,想要说话,却仿佛被什么东西塞住了喉咙,愣是发不出半点字音。

    在所有人的眼中,苏阳就是一个废物,根本挡不住苏临川的一招,他们的乐趣,就是看苏阳如何被虐。
可刚才这一幕,却是让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。
苏临川居然被苏阳割断了衣袍?

 

    擂台之上,苏临川看着自己的衣袍,那一道剑痕,就好像是一巴掌,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脸上,让他脑袋有点发晕。
“怎么?你就只有这点本事?”苏阳收回了目光,一副轻松模样。
“黄口小儿,你不要得意的太早。”苏临川深深地吸了口气,故作镇定的说道:“刚才那一剑,我只用了五成实力,等会我全力出手,你就连挥剑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甩下一句狠话,苏临川再次冲了出去,长剑挥出几道残影,直接刺向苏阳的周身要害。
苏阳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,手臂轻轻一甩,长剑刺出。
叮一声!

 

    苏阳的长剑,准确无误地刺穿了剑影,将苏临川的长剑挡了下来,依旧是那般轻松,仿佛随手而为之。
苏临川面色涨红,不断地挥出长剑,但苏阳完全没有惊慌失措的意思,脚步踏出,长剑挥舞,好像早就看穿了一切,愣是没有退后半步。
在此时,那些围观的苏家弟子,全都张大了嘴巴,满脸的惊骇之色。
“苏阳的剑术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?”
“他完全看透了苏临川的攻击,就好像在玩弄猎物那样,好厉害。”
听到人群的话音,苏玉凝的脸色也是变得极为凝重,冷漠说道:“没想到苏临川这么弱,居然连苏阳这样的废物都敌不过。”
她口口声声说苏阳是废物,又说苏临川连苏阳都敌不过,那不就是讽刺苏临川,连废物都不如?

 

    听到这番话,苏临川心里猛地一颤,脚步不稳,险些摔出擂台,幸好及时用长剑扶住了身体,才没有丢这个脸。
“杂耍不错,就是有点丑。”看着狼狈不已的苏临川,苏阳嘲讽笑道。
“你给我闭嘴!”
一声怒吼,从苏临川嘴中吐了出来,他转头看向擂台的众人,尤其是看向苏玉凝,朗声喝道:“刚才那些都是热身,等会我一招就可以击败苏阳,你们全都睁大眼睛看着。”
话音落下,苏临川握紧了长剑,身躯俯下,眼眸中散发出冰冷之意,宛若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猛虎,爆发出一股狰狞之气。
“这招好熟悉,怎么感觉有点像是黄阶武学:猛虎剑诀?”
人群中,突然传来一道惊呼声。
“猛虎剑诀,是黄阶低级武学,习练之后,就会散发出宛若猛虎的暴戾气息,十分恐怖,只不过,唯有晋入炼魄境,才能够修炼黄阶武学,苏临川他怎么学会的?”
“难道你们忘了,苏临川有一个好哥哥?”
人群听到这话,都是长长地叹了口气,苏临川本身的天赋只能算是中流,但就是有苏临峰的日夜指导,才会有现在的实力。
倘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人,给予这种无微不至的指导,恐怕早就踏入炼魄境了,哪会像苏临川这样,停留在炼力境。
但叹气归叹气,人群看待苏临川的眼神中,还是多了几分巴结之意。
“黄阶武学?”
苏阳感受到苏临川身上的暴戾气息,面庞上,并没有恐惧之意,反而有几分兴奋。
他脚步踏前,将长剑平平举起,远远地凝视着苏临川,一双眼眸,闪烁出凌厉之色。
“猛虎剑!”
苏临川整个身体扑出,长剑反握,就好像是一头霸道猛虎,露出了狰狞无比的獠牙,瞬间就扑到了苏阳的面前。
好霸道!

 

    在场不少苏家弟子都惊呆了。
不愧是黄阶武学,一旦施展出来,就充满了无可匹敌之势,面对着如此恐怖的一剑,他们的呼吸都变得无比沉重,根本生不出反抗的念头。
“霸道?那又有何用?”
望着凶猛杀来的苏临川,苏阳吐出一道冰冷的字音。
脚步一挪,他没有退,而是向前冲刺,直接朝苏临川冲了过去。
“他疯了不成?”
不少苏家弟子发出惊讶之声,苏阳,面对着苏临川的猛虎剑,不但不退,反倒是直面迎击,难道他以为普通剑法,能够胜过苏临川?

 

    “苏阳,你真是太愚蠢了。”
苏临川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容,仿佛已经看到自己将苏阳打败的场景,十分的得意。
然而,就在苏临川的话音落下之时,一抹剑光,突然在他的眼前绽放,很快,快若狂风拂面,让他有种无力反抗的感觉。
咻咻!
两人的身影,交错而过,带起一阵烟尘。
苏阳缓缓地站直身子,在他的胸膛上,出现了一道狰狞的伤口,一丝鲜血,从伤口内流淌而下,是那般的刺眼。
“黄阶武学一出,苏阳这个小子,就算再怎么故弄玄虚,也逃不出失败的命运,这是他自作自受,怪不得别人。”
“从一开始,我就知道苏阳必败,这根本就是板上钉钉之事。”
人群的目光都是凝望着苏阳,或是嘲讽,或是讥笑,同时也是在拍打着苏临川的马屁,场面极为热烈,让苏阳不禁笑了出声,淡淡道:“你们的眼睛,都瞎了吗?”
轰隆!
话音刚落下,一道骨裂声和撞地声传了过来。
在人群的目光之中,苏临川整个身体倒在了地上,闷声没哼,当场昏死了过去。
这一瞬,全场变得无比死寂。
他们全都认为苏阳已经输了,输给了苏临川的猛虎剑,但最后,倒地的人居然是苏临川。
到底发生了什么事!
众人齐齐看向了不远处的苏阳,又看了看倒地不起的苏临川,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。
苏阳并没有理会人群的表情,走到了擂台边上,将淬体草和天心花一把收入了囊中,淡淡的说道:“既然我已经赢了,这淬体草和天心花就归我了。”
人群闻言,皆是不敢接话,立刻点了点头,刚才苏阳的那一剑,太快,太诡异,他们都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更别说阻拦苏阳。
“等等!”
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娇喝声传了过来。
苏阳转过头,目光看向了说话之人,脸上浮现出了一股浓浓的厌恶感,毫无表情的说道:“我已经赢了擂台战,难道苏小姐还要反悔不成?”
说话之人,正是苏玉凝。
她一听到苏阳的话,眉头就紧紧地皱了起来,眼神之中,充满了愤怒和疑惑。
愤怒,是因为苏阳说话的语气,充满了不屑和嘲讽,这让她有种被人唾弃的感觉。
至于疑惑。
那是因为苏阳从头到尾,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一下。
要知道,苏玉凝可是苏家第一美女,体态轻柔,面容姣好,身上还散发出一股独特的魅惑气息,任谁看到她,都会捧在手心中呵护。
苏阳倒好,眼不见,语不言,似乎完全不在乎苏玉凝的美貌。
“这个苏阳是分家之人,出生贫苦,怎么可能忽视了我的美貌,以我猜想,他肯定是将对我的爱慕之心,压在了内心深处,故意表现得毫不在乎,以此来吸引我的注意力。”
这般一想,苏玉凝脸上的表情变得缓和了许多。
只见她缓缓踏步,走到了苏阳的面前,微笑着说道:“从你身上的气息判断,你不过是炼骨境中期,根本吸收不了天心花的药性。”
言语之间,苏玉凝看向苏阳的目光,也是有了几分精芒,苏阳刚才表现出来的剑术,要远远超过苏临川,看来也有几分能耐。
若是能够收为护花使者,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
苏阳皱了皱眉,看着这个故作媚态的少女,语气冷漠的说道:“你说这话时什么意思?我能否吸收天心花的药性,跟你有何关系?”
“苏阳,你费尽千辛万苦胜了苏临川,不就是想让我对你垂青吗?现在,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,从此以后,你可以成为我的护花使者。”
苏玉凝说的话,就好像是在宣布那般,同时,她手掌伸了出来,想要去拿苏阳手中的天心花和淬体草。
咻!

 

    眼看着苏玉凝就要得手的时候,苏阳突然一闪,避开了苏玉凝的手掌。
苏玉凝的身体一颤,险些要当场跌倒,猛地转过身,怒视着苏阳,喝道:“苏阳,你不要给脸不要脸,趁我没有发怒之前,立刻把东西交给我。”
“交给你?”
苏阳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,不屑道:“苏玉凝,别以为你长得一副好皮囊,就以为全天下人都要围着你转,像你这样的阴险歹毒的女子,就算是脱光了站在我面前,我也不屑伸手去碰你,因为,那会弄脏我的手,现在,你立刻给我滚!”
手中长剑猛地一甩,那苏玉凝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,只感觉一阵清风拂过,回过神来的时候,在她的眼前,已经出现了一柄长剑。
要是苏阳再往前一步,这柄长剑就足以取走她的性命。
“苏阳,你这样对待我,你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感受到长剑上面的冰冷寒气,苏玉凝吐出一句话音,却是不敢动弹半分,她怕了,内心早已被恐惧所支配。
“在我苏阳的字典里,从来没有后悔二字,以前没有,现在没有,将来,也不会有。”
甩下一句话,苏阳从容的收回了长剑,转过身子,扬长而去。
看着苏阳离去的背影,苏玉凝的脸上充满了阴沉之色,根本没有平时的美艳,只有怨恨。

 

点击下面的 "阅读原文"链接观看更多章节。